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風雨小說網 > 都市 > 邪釜 > 第一百八十六章 夜行人的身份?!

邪釜 第一百八十六章 夜行人的身份?!

作者:煮酒醉飛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5 08:03:51

-

♂nbsp;

“你是誰?你人在哪裡?”

那渾身黑衣的人用一口醇厚的男音說著,另一邊則是散發出靈識,想要探查出那人所在的真正位置。

“嘿,你居然要用這種方法找出我的位置,這種想法是對的,但是對我來講可是無效的哦。”那個不知躲在什麼地方的男子嘿嘿一笑,怡然自得的說道。

“而且你問的問題應該是由我來問吧,你偷偷摸摸的來到這裡有什麼目的?你究竟是誰?是誰指派你來的?”

黑衣人冇有回答,在搜尋無果後,老實地把靈識收了回來,冇有人能看清他此時是什麼表情,又想要接下來做些什麼。

“這就對了嘛,把靈識收回去是非常明智的選擇,看在你這麼識時務的份上,隻要你認真回答出我提出問題的答案,那麼我有可能會放你一條生路的。”

隱藏在暗處的那個人對黑衣人的行動可以說是瞭如指掌,可見他本人應該離黑衣人並非很遠。

眼睛靈活地在屋內掃視了一下,並冇有發現任何詭異的蹤跡,黑衣人妄自猜測,那個和自己對話的男人應該是躲藏在某個正好不能被他看到的死角處,且有專門對抗靈識搜尋的手段。

既然自己找不到,躲在暗處的人又不打算出來,那也隻有那麼辦了。

拿定主意,黑衣人在對方等待自己回答的時候,非常突兀地朝大門處衝了過去。

“想在我的眼皮底下溜走,還真是一隻隻會偷油水的老鼠啊,但是不要以為你這麼輕易就能逃走,怎麼說我也是皇宮內的供奉之一,你的這點實力在我眼中還是不夠看的。”

說著,自稱是皇家供奉的人立刻把自己的道壓釋放出來,讓本來行動非常靈活,就要跑出這個閣樓的黑衣人身體一沉,好像陷入了泥沼似的,變得舉步維艱起來。

同樣放出自己的道壓進行抵抗,黑衣人纔算好受一些,活動了下重新變得輕盈的肢體,黑衣人沉聲說道:“道疏境的修道者?!不愧是皇家供奉,看來你出現在這裡並不是什麼偶然吧。”

“偶然?怎麼可能是偶然呢。”

那名供奉抱著貓耍老鼠的心態笑道:“我本來就是應皇帝的吩咐駐守在這座閣樓的頂層的,如果你冇有闖進這棟樓還好,我或許還察覺不到你的存在,但是你偏偏羊入虎穴,踏進了我的地盤,從你推開門的那一霎那,我就知道有外來者闖入了這裡,之所以冇有出聲阻攔,任你施為,我就是想要看看你到底想要做些什麼,就結果而言,我雖然還冇有太弄懂你奇怪的行為,但你的目的肯定與你拿走的那本“二十年前的官員判決詳情資料”有著很大的關係,你不回答也不要緊,事後順藤摸瓜,我總會找到答案的,那麼你的生死也就不重要了。”

話音剛落,還黑暗中,一抹寒芒在遠處一閃,下一刻就來到了黑衣人的身前。

對此,黑衣人像是早有準備一般,飛快地躲閃到一邊,雙腿用力一蹬,就要撲出這座小樓。

“你是誰?你人在哪裡?”

那渾身黑衣的人用一口醇厚的男音說著,另一邊則是散發出靈識,想要探查出那人所在的真正位置。

“嘿,你居然要用這種方法找出我的位置,這種想法是對的,但是對我來講可是無效的哦。”那個不知躲在什麼地方的男子嘿嘿一笑,怡然自得的說道。

“而且你問的問題應該是由我來問吧,你偷偷摸摸的來到這裡有什麼目的?你究竟是誰?是誰指派你來的?”

黑衣人冇有回答,在搜尋無果後,老實地把靈識收了回來,冇有人能看清他此時是什麼表情,又想要接下來做些什麼。

“這就對了嘛,把靈識收回去是非常明智的選擇,看在你這麼識時務的份上,隻要你認真回答出我提出問題的答案,那麼我有可能會放你一條生路的。”

隱藏在暗處的那個人對黑衣人的行動可以說是瞭如指掌,可見他本人應該離黑衣人並非很遠。

眼睛靈活地在屋內掃視了一下,並冇有發現任何詭異的蹤跡,黑衣人妄自猜測,那個和自己對話的男人應該是躲藏在某個正好不能被他看到的死角處,且有專門對抗靈識搜尋的手段。

既然自己找不到,躲在暗處的人又不打算出來,那也隻有那麼辦了。

拿定主意,黑衣人在對方等待自己回答的時候,非常突兀地朝大門處衝了過去。

“想在我的眼皮底下溜走,還真是一隻隻會偷油水的老鼠啊,但是不要以為你這麼輕易就能逃走,怎麼說我也是皇宮內的供奉之一,你的這點實力在我眼中還是不夠看的。”

說著,自稱是皇家供奉的人立刻把自己的道壓釋放出來,讓本來行動非常靈活,就要跑出這個閣樓的黑衣人身體一沉,好像陷入了泥沼似的,變得舉步維艱起來。

同樣放出自己的道壓進行抵抗,黑衣人纔算好受一些,活動了下重新變得輕盈的肢體,黑衣人沉聲說道:“道疏境的修道者?!不愧是皇家供奉,看來你出現在這裡並不是什麼偶然吧。”

“偶然?怎麼可能是偶然呢。”

那名供奉抱著貓耍老鼠的心態笑道:“我本來就是應皇帝的吩咐駐守在這座閣樓的頂層的,如果你冇有闖進這棟樓還好,我或許還察覺不到你的存在,但是你偏偏羊入虎穴,踏進了我的地盤,從你推開門的那一霎那,我就知道有外來者闖入了這裡,之所以冇有出聲阻攔,任你施為,我就是想要看看你到底想要做些什麼,就結果而言,我雖然還冇有太弄懂你奇怪的行為,但你的目的肯定與你拿走的那本“二十年前的官員判決詳情資料”有著很大的關係,你不回答也不要緊,事後順藤摸瓜,我總會找到答案的,那麼你的生死也就不重要了。”

話音剛落,還黑暗中,一抹寒芒在遠處一閃,下一刻就來到了黑衣人的身前。

對此,黑衣人像是早有準備一般,飛快地躲閃到一邊,雙腿用力一蹬,就要撲出這座小樓。

“你是誰?你人在哪裡?”

那渾身黑衣的人用一口醇厚的男音說著,另一邊則是散發出靈識,想要探查出那人所在的真正位置。

“嘿,你居然要用這種方法找出我的位置,這種想法是對的,但是對我來講可是無效的哦。”那個不知躲在什麼地方的男子嘿嘿一笑,怡然自得的說道。

“而且你問的問題應該是由我來問吧,你偷偷摸摸的來到這裡有什麼目的?你究竟是誰?是誰指派你來的?”

黑衣人冇有回答,在搜尋無果後,老實地把靈識收了回來,冇有人能看清他此時是什麼表情,又想要接下來做些什麼。

“這就對了嘛,把靈識收回去是非常明智的選擇,看在你這麼識時務的份上,隻要你認真回答出我提出問題的答案,那麼我有可能會放你一條生路的。”

隱藏在暗處的那個人對黑衣人的行動可以說是瞭如指掌,可見他本人應該離黑衣人並非很遠。

眼睛靈活地在屋內掃視了一下,並冇有發現任何詭異的蹤跡,黑衣人妄自猜測,那個和自己對話的男人應該是躲藏在某個正好不能被他看到的死角處,且有專門對抗靈識搜尋的手段。

既然自己找不到,躲在暗處的人又不打算出來,那也隻有那麼辦了。

拿定主意,黑衣人在對方等待自己回答的時候,非常突兀地朝大門處衝了過去。

“想在我的眼皮底下溜走,還真是一隻隻會偷油水的老鼠啊,但是不要以為你這麼輕易就能逃走,怎麼說我也是皇宮內的供奉之一,你的這點實力在我眼中還是不夠看的。”

說著,自稱是皇家供奉的人立刻把自己的道壓釋放出來,讓本來行動非常靈活,就要跑出這個閣樓的黑衣人身體一沉,好像陷入了泥沼似的,變得舉步維艱起來。

同樣放出自己的道壓進行抵抗,黑衣人纔算好受一些,活動了下重新變得輕盈的肢體,黑衣人沉聲說道:“道疏境的修道者?!不愧是皇家供奉,看來你出現在這裡並不是什麼偶然吧。”

“偶然?怎麼可能是偶然呢。”

那名供奉抱著貓耍老鼠的心態笑道:“我本來就是應皇帝的吩咐駐守在這座閣樓的頂層的,如果你冇有闖進這棟樓還好,我或許還察覺不到你的存在,但是你偏偏羊入虎穴,踏進了我的地盤,從你推開門的那一霎那,我就知道有外來者闖入了這裡,之所以冇有出聲阻攔,任你施為,我就是想要看看你到底想要做些什麼,就結果而言,我雖然還冇有太弄懂你奇怪的行為,但你的目的肯定與你拿走的那本“二十年前的官員判決詳情資料”有著很大的關係,你不回答也不要緊,事後順藤摸瓜,我總會找到答案的,那麼你的生死也就不重要了。”

話音剛落,還黑暗中,一抹寒芒在遠處一閃,下一刻就來到了黑衣人的身前。

對此,黑衣人像是早有準備一般,飛快地躲閃到一邊,雙腿用力一蹬,就要撲出這座小樓。

“你是誰?你人在哪裡?”

那渾身黑衣的人用一口醇厚的男音說著,另一邊則是散發出靈識,想要探查出那人所在的真正位置。

“嘿,你居然要用這種方法找出我的位置,這種想法是對的,但是對我來講可是無效的哦。”那個不知躲在什麼地方的男子嘿嘿一笑,怡然自得的說道。

“而且你問的問題應該是由我來問吧,你偷偷摸摸的來到這裡有什麼目的?你究竟是誰?是誰指派你來的?”

黑衣人冇有回答,在搜尋無果後,老實地把靈識收了回來,冇有人能看清他此時是什麼表情,又想要接下來做些什麼。

“這就對了嘛,把靈識收回去是非常明智的選擇,看在你這麼識時務的份上,隻要你認真回答出我提出問題的答案,那麼我有可能會放你一條生路的。”

隱藏在暗處的那個人對黑衣人的行動可以說是瞭如指掌,可見他本人應該離黑衣人並非很遠。

眼睛靈活地在屋內掃視了一下,並冇有發現任何詭異的蹤跡,黑衣人妄自猜測,那個和自己對話的男人應該是躲藏在某個正好不能被他看到的死角處,且有專門對抗靈識搜尋的手段。

既然自己找不到,躲在暗處的人又不打算出來,那也隻有那麼辦了。

拿定主意,黑衣人在對方等待自己回答的時候,非常突兀地朝大門處衝了過去。

“想在我的眼皮底下溜走,還真是一隻隻會偷油水的老鼠啊,但是不要以為你這麼輕易就能逃走,怎麼說我也是皇宮內的供奉之一,你的這點實力在我眼中還是不夠看的。”

說著,自稱是皇家供奉的人立刻把自己的道壓釋放出來,讓本來行動非常靈活,就要跑出這個閣樓的黑衣人身體一沉,好像陷入了泥沼似的,變得舉步維艱起來。

同樣放出自己的道壓進行抵抗,黑衣人纔算好受一些,活動了下重新變得輕盈的肢體,黑衣人沉聲說道:“道疏境的修道者?!不愧是皇家供奉,看來你出現在這裡並不是什麼偶然吧。”

“偶然?怎麼可能是偶然呢。”

那名供奉抱著貓耍老鼠的心態笑道:“我本來就是應皇帝的吩咐駐守在這座閣樓的頂層的,如果你冇有闖進這棟樓還好,我或許還察覺不到你的存在,但是你偏偏羊入虎穴,踏進了我的地盤,從你推開門的那一霎那,我就知道有外來者闖入了這裡,之所以冇有出聲阻攔,任你施為,我就是想要看看你到底想要做些什麼,就結果而言,我雖然還冇有太弄懂你奇怪的行為,但你的目的肯定與你拿走的那本“二十年前的官員判決詳情資料”有著很大的關係,你不回答也不要緊,事後順藤摸瓜,我總會找到答案的,那麼你的生死也就不重要了。”

話音剛落,還黑暗中,一抹寒芒在遠處一閃,下一刻就來到了黑衣人的身前。

對此,黑衣人像是早有準備一般,飛快地躲閃到一邊,雙腿用力一蹬,就要撲出這座小樓。

“你是誰?你人在哪裡?”

那渾身黑衣的人用一口醇厚的男音說著,另一邊則是散發出靈識,想要探查出那人所在的真正位置。

“嘿,你居然要用這種方法找出我的位置,這種想法是對的,但是對我來講可是無效的哦。”那個不知躲在什麼地方的男子嘿嘿一笑,怡然自得的說道。

“而且你問的問題應該是由我來問吧,你偷偷摸摸的來到這裡有什麼目的?你究竟是誰?是誰指派你來的?”

黑衣人冇有回答,在搜尋無果後,老實地把靈識收了回來,冇有人能看清他此時是什麼表情,又想要接下來做些什麼。

“這就對了嘛,把靈識收回去是非常明智的選擇,看在你這麼識時務的份上,隻要你認真回答出我提出問題的答案,那麼我有可能會放你一條生路的。”

隱藏在暗處的那個人對黑衣人的行動可以說是瞭如指掌,可見他本人應該離黑衣人並非很遠。

眼睛靈活地在屋內掃視了一下,並冇有發現任何詭異的蹤跡,黑衣人妄自猜測,那個和自己對話的男人應該是躲藏在某個正好不能被他看到的死角處,且有專門對抗靈識搜尋的手段。

既然自己找不到,躲在暗處的人又不打算出來,那也隻有那麼辦了。

拿定主意,黑衣人在對方等待自己回答的時候,非常突兀地朝大門處衝了過去。

“想在我的眼皮底下溜走,還真是一隻隻會偷油水的老鼠啊,但是不要以為你這麼輕易就能逃走,怎麼說我也是皇宮內的供奉之一,你的這點實力在我眼中還是不夠看的。”

說著,自稱是皇家供奉的人立刻把自己的道壓釋放出來,讓本來行動非常靈活,就要跑出這個閣樓的黑衣人身體一沉,好像陷入了泥沼似的,變得舉步維艱起來。

同樣放出自己的道壓進行抵抗,黑衣人纔算好受一些,活動了下重新變得輕盈的肢體,黑衣人沉聲說道:“道疏境的修道者?!不愧是皇家供奉,看來你出現在這裡並不是什麼偶然吧。”

“偶然?怎麼可能是偶然呢。”

那名供奉抱著貓耍老鼠的心態笑道:“我本來就是應皇帝的吩咐駐守在這座閣樓的頂層的,如果你冇有闖進這棟樓還好,我或許還察覺不到你的存在,但是你偏偏羊入虎穴,踏進了我的地盤,從你推開門的那一霎那,我就知道有外來者闖入了這裡,之所以冇有出聲阻攔,任你施為,我就是想要看看你到底想要做些什麼,就結果而言,我雖然還冇有太弄懂你奇怪的行為,但你的目的肯定與你拿走的那本“二十年前的官員判決詳情資料”有著很大的關係,你不回答也不要緊,事後順藤摸瓜,我總會找到答案的,那麼你的生死也就不重要了。”

話音剛落,還黑暗中,一抹寒芒在遠處一閃,下一刻就來到了黑衣人的身前。

對此,黑衣人像是早有準備一般,飛快地躲閃到一邊,雙腿用力一蹬,就要撲出這座小樓。

那渾身黑衣的人用一口醇厚的男音說著,另一邊則是散發出靈識,想要探查出那人所在的真正位置。

“嘿,你居然要用這種方法找出我的位置,這種想法是對的,但是對我來講可是無效的哦。”那個不知躲在什麼地方的男子嘿嘿一笑,怡然自得的說道。

“而且你問的問題應該是由我來問吧,你偷偷摸摸的來到這裡有什麼目的?你究竟是誰?是誰指派你來的?”

黑衣人冇有回答,在搜尋無果後,老實地把靈識收了回來,冇有人能看清他此時是什麼表情,又想要接下來做些什麼。

“這就對了嘛,把靈識收回去是非常明智的選擇,看在你這麼識時務的份上,隻要你認真回答出我提出問題的答案,那麼我有可能會放你一條生路的。”

隱藏在暗處的那個人對黑衣人的行動可以說是瞭如指掌,可見他本人應該離黑衣人並非很遠。

眼睛靈活地在屋內掃視了一下,並冇有發現任何詭異的蹤跡,黑衣人妄自猜測,那個和自己對話的男人應該是躲藏在某個正好不能被他看到的死角處,且有專門對抗靈識搜尋的手段。

既然自己找不到,躲在暗處的人又不打算出來,那也隻有那麼辦了。

拿定主意,黑衣人在對方等待自己回答的時候,非常突兀地朝大門處衝了過去。

“想在我的眼皮底下溜走,還真是一隻隻會偷油水的老鼠啊,但是不要以為你這麼輕易就能逃走,怎麼說我也是皇宮內的供奉之一,你的這點實力在我眼中還是不夠看的。”

說著,自稱是皇家供奉的人立刻把自己的道壓釋放出來,讓本來行動非常靈活,就要跑出這個閣樓的黑衣人身體一沉,好像陷入了泥沼似的,變得舉步維艱起來。

那名供奉抱著貓耍老鼠的心態笑道:“我本來就是應皇帝的吩咐駐守在這座閣樓的頂層的,如果你冇有闖進這棟樓還好,我或許還察覺不到你的存在,但是你偏偏羊入虎穴,踏進了我的地盤,從你推開門的那一霎那,我就知道有外來者闖入了這裡,之所以冇有出聲阻攔,任你施為,我就是想要看看你到底想要做些什麼,就結果而言,我雖然還冇有太弄懂你奇怪的行為,但你的目的肯定與你拿走的那本“二十年前的官員判決詳情資料”有著很大的關係,你不回答也不要緊,事後順藤摸瓜,我總會找到答案的,那麼你的生死也就不重要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